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觀點

從SpaceX看市場驅動技術創新

劉遠舉 / 2020-6-11 15:28:56

5月31日,SpaceX公司的獵鷹火箭搭載龍飛船,將兩名宇航員送入國際空間站,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由商業公司把人送入太空。幾天之后,6月3日,SpaceX公司的獵鷹九號火箭,第五次重復使用,將最新一批60顆星鏈衛星成功發射升空。

這些成功,意味著航天技術在商業化、市場化上的可能性越來越清晰。

劉慈欣在一次演講中說,本來預測的未來是火星旅游,但現實中卻只是Facebook與智能手機,所以他呼吁多仰望星空。其實人類一直有對星空的向往,仰望星空,探索極限,一直鮮活的存在人類的需求中,從登山到各類極限運動,都是如此。只不過,當下人類對星空的向往,是通過稅收支持各國航天機構。NASA之所以很重視公共關系與科普,就是因為涉及到政府撥給的預算。這種間接的驅動當然動力不足。

人類對星空對極限的向往,只有通過商業,通過個體的需求,通過普及化才能釋放出來,然后形成對技術的強力驅動。商業飛行,當下最大的場景在于互聯網衛星,但互聯網衛星的需求總是有限的。商業航天潛在的需求在于載人航天。去南極旅游,10萬塊,登珠穆朗瑪峰100萬,到2019年為止,有近10000人次的登頂,這就是100億人民幣的市場。獵鷹火箭,通過大幅度降低成本,使得環地球飛行、月球旅行、火星旅行,有可能成為一個市場。

這意味著航天技術,即將進入人類所發明的最高效技術進步體系——市場。正如恩格斯所說:“社會一旦有技術上的需要,這種需要就會比十所大學更能把科學推向前進?!?/span>

中國也在積極通過商業航天驅動中國航天技術的發展?!?016中國航天》白皮書,提出“鼓勵引導民間資本參與航天科研生產,大力發展商業航天和衛星商業化應用,完善政府購買航天產品與服務機制”等內容。近年來,與商業航天相關的投融資約160起,投資金額超過百億元,涌現了藍箭航天、星際榮耀、星河動力等一大批商業航天企業。

這些規劃與數據,背后是一種觀念:相信市場對于技術的驅動。不過換一個場景,甚至是一些已經被證明市場化能高效推動技術進步的場景,很多人對技術進步、技術創新的理解,仍然停留在,政府砸錢,各方力量聯合,集體攻關的階段。

美國的“實體清單”,對中國一些科技企業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對于這種局面,目前討論的較多的都是如何國產化替代。比如,圍繞聯發科、中芯國際等國產替代方案。雖然聯發科與中芯國際,仍然無法繞過美國的封鎖。從美國進口的某些半導體設備和技術可能無法用于為特定客戶生產產品,但即便撇開這一點暫且不談,如果這種國產化替代能夠完全成功,會發生什么呢?

其實,這涉及對經濟發展的兩種策略:一種是進口替代,一種是出口導向。

進口替代戰略是指一國采取各種措施,限制某些外國工業品進口,促進本國有關工業品的生產,逐漸在本國市場上以本國產品替代進口品,為本國工業發展創造有利條件,實現工業化,是一種內向型經濟發展戰略。許多拉美、南亞、中歐國家選擇了進口替代戰略,一定程度上實現了經濟發展目標。

從這個角度,目前各種國產替代化方案的觀點,本質上都是一種進口替代思維。值得注意的是,進口替代重視的是生產的地域,是可以鼓勵外國資本在本國設立合資或合作方式的企業,提高工業化的水平。而國產化替代,偏好獨立知識產權替代,指向的是完全的、獨立自主的技術生產。

進口替代戰略的核心問題是它違背了國際貿易中的比較優勢原則。巴西、印度、墨西哥、巴基斯坦、菲律賓等國家及中國臺灣地區的工業化發展歷史表明,進口替代戰略嚴重降低了經濟效率、抑制出口、加劇失業、導致國際收支惡化。

與進口替代相對的是,出口導向。出口導向是發展中國家采取各種措施來促進出口的工業發展策略。用工業制成品和半制成品的出口來替代傳統的初級產品的出口,以增加外匯收入,帶動本國經濟的發展與工業體系的建立,屬于外向型經濟。亞洲四小龍、日本、特別是中國大陸的例子,已經證明了出口導向模式的優勢。

出口導向戰略與市場化驅動技術發展,是一個硬幣的兩面。

現代科學技術的發展,是這樣一個循環:投入研發,制造新產品,銷售,收回成本,再次投入研發,所以市場份額決定了創新能力。一國的市場份額再大,國際市場也是額外增量,不可或缺。那么誰的國際市場份額大,誰就能獲得更充沛的研發資金。

實際上,華為的崛起,一直走的是出口導向道路。在全球通訊市場上,華為的份額逐年穩步提升。華為在交換機市場份額由2011年的10名以外在2012年上升至第五。2017年華為企業網絡設備,全球市場份額從第三躍居第二。 2018年,華為的運營商業務市場份額全球第一,手機業務市場份額全球第二。這些才是支撐華為創新的最重要因素。

所以為了獲取國際市場,跨國公司都強調本地化努力,不會以國家、民族企業自居,因為只有這樣才能更大程度的被當地市場接受,去開拓市場。

退一步來說,國產化替代戰略完全成功,中國企業依靠具有完全自主的知識產權的技術與零件,取代現有的國外技術與零件,制造高科技產品。對于內向型高科技企業,是可以起到替代作用的,那怕在性能上落后一些。但是,對于華為這類深植于全球市場的企業,進口替代策略并不能解決長期問題。

手機、通訊系統并非一般意義上的產品,而是信息產品,如何讓全球消費者,對于中國芯有信心,這是進口替代策略所面臨的問題。一個裝滿中國芯片的手機,如果得不到任何外國商業伙伴的保護,在消費者的觀念之下,中國產品的競爭力就會受到影響,逐漸失去國際市場中的份額,利潤下降,從而失掉領先的技術創新競爭力。

所以,這類企業真正面對的挑戰,不是進口替代問題,而是出口導向對技術創新的驅動作用。

進口替代,始終是可以做到的,可以依靠計劃經濟式的集中攻關、各方合作的方式驅動,但出口導向,卻只能依靠市場,靠需求驅動。航天商業化,意味著從前者轉向后者,從而獲得更大的技術創新驅動力,那么,消費電子企業,從后者轉向前者,又意味著什么呢?

因此,擁有全球伙伴,裝有全球芯片,不僅僅是生產的問題,它潛在的但卻更重要的意義在于,這也是一個市場與銷量問題。

刊于FT中文網 | 2020-06-10

  • 李步云法學獎
  • 數字經濟時代的城市連接
  • 【鴻儒論道】疫情之后:海水與火焰
  • 上海社會認知調查
  • SIFL年會2017
股宝网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