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觀點

在組織架構中落實社會責任,方能避免借網課推廣游戲重演

劉遠舉 / 2020-6-10 12:06:24

68日,央視新聞頻道在報道中點名批評虎牙、斗魚等直播平臺,因為后者在免費網課渠道中推廣網絡游戲。

疫情之中,學校停課,網課成為各階段學校的選擇,各直播平臺,辦公平臺,也積極配合,推出了各自的網課渠道?;⒀乐辈テ脚_也開通了停課不停學免費上網課渠道。這本是一件好事,但卻出現了一些不適宜的內容。

家長發現,該直播APP一打開,首先彈出的是各種網游的興趣選項,要用戶點選;學習欄目被放在了最后,要進行網絡學習,先要瀏覽大量游戲、交友信息。進入網課視頻頁面,也有大量游戲廣告。

針對這些質疑,平臺進行了緊急修改,目前相關板塊的廣告已下線。那么,為何會出現這種現象?

平臺方的解釋是,無主動商業性推廣的目的。平臺的這個說法,從技術上看未必不可信?;⒀乐辈ナ且杂螒蛑辈橹鞯膹椖皇交又辈テ脚_,向用戶提供游戲直播、電競賽事直播與游戲賽事直播,手游直播等。他們的新用戶,大多都是游戲直播的受眾,在注冊時采集用戶偏好,以便推送,是一個標準的流程。學生進入平臺,首先需要新用戶注冊,就會迎頭撞上這個固定的環節。同理,在網課頁面出現游戲相關廣告,對于平臺來說,也是本身的慣?,F象。從另一家游戲直播,斗魚直播也被點名,也能從側面反應出這是類似定位平臺的共同現象。

但是,這并不意味著平臺沒有責任。

首先,這種責任帶有一定的強制性。根據教育部辦公廳等部委自2018年起下發的《教育部辦公廳關于嚴禁有害App進入中小學校園的通知》《教育部辦公廳關于嚴禁有害App進入中小學校園的通知》等文件,明確要求各級教育部門及中小學校凡發現包含色情暴力、網絡游戲、商業廣告等內容及鏈接,要立即停止使用,退訂相關業務,卸載App,取消關注有關微信公眾號,堅決杜絕有害App侵蝕校園,將網絡游戲列為對中小學生有害的內容。所以,出現網游廣告,不可以。

其次,這類產品設計流程導致的網課問題,并非出現在游戲平臺,比如有平臺的直播頁面,顯著位置設置打賞,被家長投訴。這也很可能僅僅是頁面本身就是如此。所以,企業在設計網課產品的時候,必須對全流程進行審視,發現那些不適合中小學生的環節與選項,加以妥善修改。

更重要的是,從更深的層面看,這類現象并不能僅僅從技術層面來解釋。

本來,雖然注冊流程、廣告設置的確可能是平臺的慣例,但使用網課的用戶類型是全新的。根據不同客戶,做出不同設置,這是產品經理的常識與業務底線。然而遺憾的是,在這些平臺的產品涉及流程的各種會議上,這類問題被完全忽略,甚至可能被視為一場盛宴。

中小學生,自我控制能力不足,很容易受到外來因素干擾。網課時,往往也沒有家長在身邊。一邊上課,一邊看著花花綠綠的廣告,自然難免受到誘惑,甚至邊上課邊玩起網游。

反過來說,游戲在誘惑中小學生,中小學生也在誘惑平臺,誘惑平臺中的產品經理。這種誘惑不難想象,中小學生,是網游的用戶,免費網課,又可以吸引一大撥中小學生流量,通過游戲廣告轉化獲利。這簡直是一場盛宴。

于是,在各種決策中,游戲廣告一路暢通,出現在注冊頁面,直播頁面,不正當地誘導學生分心,最后導致輿論危機,反噬自身。避免這種現象,就需要企業提升社會責任感。

不過,企業不是一個具體的人,提升企業的社會責任,是一個很空的口號,需要有組織架構去完成。某種程度上,產品經理單純從商業角度出發,可能缺乏社會意識,風險意識,但企業的公共關系部門不能缺位,參與度與權限應該提升,這樣才能在決策層面,導入更多的社會通盤考慮,權衡方方面面,短期與長期,而不僅僅是產品經理對流量、轉化率的興奮來主導產品。

直播平臺面臨的問題,不僅僅是產品設計階段的,在直播階段也是如此,這是一個審核密集型的產業。此前,虎牙出現過女主播有辱國歌尊嚴,網約車司機在乘客不知情的情況下直播,侵犯隱私等情況,引發輿論關注。這當然是后臺管理上的問題,但后臺管理如何加強力度,如何防患于未然,本質上是一個更高層面的決策流程中如何加強社會意識、提升風險意識,落實社會責任的問題,最終,就是一個企業組織架構的問題。

這是一個人人都可以發聲的時代,在社會責任的輕率,往往會造成大的輿論危機,影響企業的經營與發展。所以,企業更需要注重自己的社會責任,在決策的全流程中,從組織架構上落實好社會責任感。

刊于《新京報》 | 2020-06-09

  • 李步云法學獎
  • 數字經濟時代的城市連接
  • 【鴻儒論道】疫情之后:海水與火焰
  • 上海社會認知調查
  • SIFL年會2017
股宝网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