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媒體報道:研究員

【南方都市報】廣東累計發消費券近15億元

“這都晚上10點了,怎么還有這么多人在逛”,位于廣州市海珠區的一個服裝店導購小林向南都記者感嘆,距離商場打烊還有10分鐘,小林所在鞋服區內幾乎每個店鋪前都還有三五位顧客在試穿、詢價,這讓清閑了兩個多月的她一時間無法適應。

自4月份各地政府陸續發放消費券以來,線下消費逐漸回暖并在五一小長假達到高峰。微信數據顯示,五一小長假期間,微信支付線下消費總額較3月環比增長30%,目前已恢復并超過去年12月的消費水平?!疤嵴裣M不僅僅是增加GDP、維護經濟增長的問題,它更是救小微、保就業的問題”,螞蟻金服研究院執行院長李振華指出,目前對于消費側的提振,可能比發起新一輪新基建和固定資產投資的意義更大一些。

據商務部副部長王炳南在5月8日上午的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舉行新聞發布會上介紹,商務部初步統計自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有28個省市、170多個地市統籌地方政府和社會資金,累計發放消費券達到190多億元,這些促消措施取得明顯效果,實現了聚焦人氣、增強信心、提振消費的目標。

南都記者統計截至5月5日,廣東省共有11個城市向居民發放消費券,總金額從1千萬到2億元不等,消費券發放規模居全國前列。

廣東消費券的發放有何特征?又對餐飲、零售等受疫情沖擊較大的消費領域產生了怎么樣的拉動效應?

深圳3區“派糖”過億

截至5月5日,廣東省共有11個城市發放消費券(廣州、深圳、佛山、珠海、東莞、中山、江門、茂名、惠州、河源、清遠),累計金額約15億元。其中8個市級消費券中,發放金額從高到低依次是佛山市、珠海市、東莞市、江門市、中山市、清遠市、廣州市,17個區級消費券中,排名前五的依次是深圳市寶安區、佛山市順德區、深圳市龍崗區、深圳市龍華區、佛山市南海區,上述5區派券金額均過億元。

消費券主要拼手速和人品,以“搶”和“抽獎”兩種方式發放。自活動開展以來,不斷有市民在各種社交平臺“曬”出到手的消費券。其中福田區消費券最快在50秒內被搶光,佛山市派發的最后一批消費券在5分鐘內被搶光。南海區市民搶券手速經歷了一個進步過程,從第一批的五分鐘搶光進化到第三批91秒搶光。然而,談到手速還數東莞市民最快,首批7.2萬張消費券僅需10秒便全數搶光。

除了搶券要拼手速之外,消費券的使用周期也有時間限制,南都記者統計發現廣東各地消費券的使用時限大多集中在領券后7天到30天內不等。

“跟以前發紅包一樣,某種程度上,通過某種方式改變消費者的心理助推效果,達到提升消費的作用”,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金融學系院長劉俏解釋道,同時短周期更有利于刺激經濟,“短周期反而容易把消費券使用額度使用掉,給一年、六個月、八個月,大家總覺得這個事情等到以后再說,那對實際經濟刺激效果弱一點?!?/span>

消費券9成以上涵蓋餐飲

對于消費券的刺激領域,南都記者統計發現8個市級消費券和17個區級消費券中,有9成以上均覆蓋餐飲消費,占比高達92%。

其中,佛山市的順德區、禪城區和深圳龍華區的消費券堪稱專門為“吃貨”打造。數據顯示,順德區第一批消費券中餐飲券占據80%,發放的第三天零點,核銷訂單中餐飲類訂單占總核銷量的70%。龍華區發放兩批消費券總金額高達1億800萬元,其中有1億元覆蓋到餐飲業中。

對于消費券的“吃貨”屬性占據高比例的狀況,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院長傅蔚岡在接受南都記者采訪時表示,最主要的原因是餐飲消費更加本地化,是對本地經濟拉動最強的。

“餐飲企業的食材、員工、房租幾乎都是本地的,但像百貨、電商等很多企業生產在外地,只有銷售環節在本地,你會發現消費券和線下本地經濟聯系更多”,傅蔚岡稱,“不能不佩服各級政府的眼光,實實在在刺激對本地經濟增加值貢獻比較大的企業,然后就是針對本地困難企業發消費券刺激?!?/span>

其次,傅蔚岡指出餐飲業的高流動性和高頻次性也是其受到消費券“厚待”的原因,“餐飲業是一個高頻次的消費。你每天都要吃飯,但是有些東西是可買可不買?!?/span>

餐飲之后,頻率較高的是零售百貨和文化旅游類消費券,分別占比60%和52%。此外,在廣東消費券刺激的領域中,高頻出現的還有酒店住宿、汽車、生活服務、體育健身、家居家電等。

傅蔚岡解釋道,這幾個領域都是受疫情影響較大的行業,“像汽車或者類似的,有一些省(發放消費券時)可能還會限定汽車品牌,保護本地品牌產品,比如深圳的比亞迪。因為汽車在國民經濟和財政收入中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來源。所以救汽車也是非??梢岳斫獾??!?/span>

廣東平均拉動消費11倍

從消費券的拉動效應來看,微信數據顯示五一期間廣東全省的平均拉動消費倍數是11倍,即1億元消費券拉動了11億元消費。而深圳寶安區和羅湖區的消費券拉動倍數高達20倍。

對此,余豐慧向南都記者表示,“財政出一個億,拉動消費價值六個億或者七個億,這個是正常的,十倍以上的情況還是比較少?!?/span>

傅蔚岡則向南都記者指出,消費券的拉動倍數高低與三個因素相關:適配群體的數量、產品品類和當地人群的收入情況?!暗谝皇莿偤靡ハM的這個群體有多少,第二是產品品類,如果說拿200塊優惠券買瑪莎拉蒂,這是沒有意義的。最終還是要返回到當地在疫情下(人們)的收入情況如何”,傅蔚岡稱。

此外梅育新認為,消費券拉動效應跟當地商業人氣是否旺盛成正比,“如果本來人氣就旺盛,消費帶動得多。同時餐飲、零售、百貨等企業的復工都是有秩序,一步步進行的,而較早復工、投入運營的商業門店肯定會集中在人氣比較旺盛的地方,否則復工的收入還不夠補償防御措施增加的投入。這樣一來消費券的結果就是驅使消費者集中到人氣旺盛的地方去?!?/span>

微信支付4月24日公布的數據顯示,消費券對全國餐飲、零售、休閑娛樂、服飾美業、交通出行和旅游業商家消費復蘇都有一定拉動效果。其中廣東全省旅游行業的商家在消費券發放后,交易總額提升7.9倍,服飾美業提升8倍。據微信支付數據統計,全國受益于消費券的商家中,小微商戶占比85%。在廣東,小微商戶占比也達八成。

無獨有偶支付寶數據顯示,截至4月20日各地消費券拉動消費金額已經突破百億元,餐飲、快消零售、旅行住宿成為消費券拉動最為明顯的三大行業。全國超過千萬商家受益,其中9成為中小微商家。

《南方都市報》 | 2020-05-13

  • 李步云法學獎
  • 數字經濟時代的城市連接
  • 【鴻儒論道】疫情之后:海水與火焰
  • 上海社會認知調查
  • SIFL年會2017
股宝网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