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鴻儒論道

人民幣國際化與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未來

人民幣國際化與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都是我國金融改革開放戰略的重要內容。隨著我國經濟外向性不斷增強,人民幣的跨境流通和使用越來越普遍,金融業的開放和國際化已成為必不可少的支持要素。國務院于2009年發布了支持上海建設“兩個中心”(國際金融中心和國際航運中心)的意見,明確要求“到2020年將上?;窘ǔ膳c中國經濟實力和人民幣國際地位相適應的國際金融中心”。1122日,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SIFL)特邀上海財經大學教授、上海國際金融和經濟研究院研究員、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研究院副院長丁劍平先生做客鴻儒論道,前瞻人民幣國際化與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未來。


丁劍平指出,人民幣國際化與上海國際金融中心高度相關。國際金融中心首先是內生性和外部性的結合。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具有悠久的歷史和文化底蘊(內生性和外部性)不能被輕易取代。他指出,國際金融中心意味著制定(價格和制度)標準和擁有核心競爭力的人民幣產品。

人民幣賬戶是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抓手。人民幣賬戶是人民幣跨境交易的窗口,也是監管部門進行監管的最重要渠道。便利、安全、低成本的人民幣賬戶可進一步服務于人民幣國際化?!斑M博會”是推廣人民幣賬戶的重要契機,“進博會”作為迄今為止世界上第一個以進口為主題的國家級展博會,按照依地定價( Local Currency Pricing )原則,可以推薦參展企業開立人民幣賬戶。

從制定標準角度來看,上海人民幣國際化有三種,目前都在落實。第一種是生產者定價,一些有定價權的企業在海外盡量用人民幣計價;第二種是大宗商品定價,目前中國是最大的黃金生產國和原油進口國,處于買方市場下,中國應該爭取定價權(人民幣計價);第三種是消費地定價,要求對方(賣方)在中國開立人民幣賬戶。目前上海離岸、在岸金融市場還有些缺陷,人民幣期貨價格是最標準化的外匯市場,到目前沒推出來。只有好的產品才能有好的價格,上海要盡早推出人民幣的期貨價格、期貨產品。

他指出上海匯聚了中國金融多要素市場:資本(股市和債市)、貨幣、外匯、貴金屬、期貨、票據等等,是亞洲地區以及是全世界不能取代的人民幣衍生市場。人民幣衍生品的出發點應該從債券市場產品開始,從主權債券如財政部發行的國債入手會更容易一些,而倫敦和香港等離岸金融中心可以作為向海外人民幣持有者推廣中國國債的起點。FT賬戶“鋪路”全球性人民幣交易市場,朝著本外幣一體化的方向努力,推動人民幣被納入跨國企業的資產負債表、以及資產組合當中。

同時國際金融中心應以企業為本,降低企業成本。降低成本的方式有很多,如創建好一流的營商環境,節約企業的時間成本;利用大數據和精準監管,降低企業應對監管的成本;開展離岸業務,通過存款準備金 + 市場化利率,降低企業融資成本,這其中最重要的是降低企業應對“監管的成本”。中國金融創新“層出不窮”,上海金融開放和金融監管創新的抓點在“賬戶”,最開放賬戶是離岸賬戶,最嚴格的監管是凍結賬戶,美國這兩點都做到了。

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未來需要科創引領、企業為本。

  • 模擬美元取代英鎊的模式不現實:美國GDP超過英國50年后的布雷頓森林體系,靠國際幾次會議和制度取代,當今是難以“復制”。

  • 上海只有依靠“金融科技” + “央行數字貨幣”等實現“彎道超車”。

  • 抓住“區塊鏈”的產業變遷的窗口期,在人民幣跨境支付便利和信用穩定上提高吸引力。

  • 金融監管不僅要預警系統性風險,還要降低企業的“應對”成本。

復旦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國際金融研究中心主任楊長江先生、國海證券宏觀組組長樊磊先生作為評議嘉賓參與了此次活動。

楊長江補充道,FT賬戶是非常好的制度創新設計,但在“可復制、可推廣”方面還存在一定障礙,很多新設立的自貿區都非常希望能設立FT賬戶,但是進展緩慢,目前只有海南自貿區獲得了許可。未來FT賬戶的改革可能有三個方面:一是標準化,形成可以通用的模塊設計,接上插口就能在其他自貿區使用;二是便利化,進一步簡化相關程序;三是進一步自由化,目前整個金融系統開放力度很大,中央在面臨中美貿易戰時以更大范圍、更深層次的開放來應對,這個戰略是非常正確的,在進一步放松FT賬戶方面還有一定的空間。

樊磊認同丁劍平的觀點,認為發展離岸金融不能片面強調稅收的優勢,但實際中離岸金融管制比較松,比較容易形成稅收洼地,這和當前全球經濟一個大趨勢是不是會產生矛盾?眼下全球利率都在往負方向走,這背后原因是總需求不足??傂枨蟛蛔愕囊粋€原因是全世界貧富差距在顯著擴大。如果一個社會貧富差距大到一定程度,它的終端需求——普通民眾沒有需求,富人都去做投資,然而,投資本質上都是為擴大再生產,為終端需求去做準備,如果沒有終端需求,又拼命做擴大再生產的活動,那投資回報就會不斷下降。針對這個問題的經濟對策,主流的建議是放松管制、減少稅收來刺激經濟,包括特朗普政府采取的措施也是這樣,但這樣做的結果,是貧富差距會變得更大:因為減稅,可能對于富人更加有利,需求會更不足。這確實也是非常值得我們思考的問題。

本次【鴻儒論道】由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院長傅蔚岡博士主持,現場幾位專家還與參會者探討了貧富兩極分化、中美之間資本市場脫鉤風險、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等問題。

【鴻儒論道】由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主辦,鴻儒金融教育基金會提供學術支持,并獲得香港東英金融集團和淳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支持,雙周定期舉行。論壇關注中國金融與宏觀經濟中的各種問題,致力于為學者、監管者和業界專家搭建跨界交流的平臺,為中國經濟和金融提供專業意見。

(文字編輯:任姣姣)


  • 李步云法學獎
  • 數字經濟時代的城市連接
  • 【鴻儒論道】疫情之后:海水與火焰
  • 上海社會認知調查
  • SIFL年會2017
股宝网配资